2021国家医保谈判现场:晚出来的,说明在签约

浏览次数: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日期:2021-12-14
html模版2021国家医保谈判现场:晚出来的,说明在签约

2021年的医保谈判,在11月9日上午正式举行。

11月9日一早,健识局在谈判现场看到:酒店二层被划出专门用于谈判。出了电梯后,二楼走廊就成了各家企业的“候场地”。一块梅花屏风将谈判区和等候区隔开,只留一道窄窄的缝隙可以窥探。

上午十一点多,也许是因为围观的人太多,酒店工作人员又搬来一块屏风,将这条缝彻底堵死。

今年,国家医保局似乎并不希望外界过多关注价格谈判:谈判地点由往年的北京二环附近,挪到了五环外。参与企业也提前被“窗口指导”,不得公布任何谈判信息。

不光不能说,连去年那种“看我表情”似乎都不被允许了。健识局在现场看到:谈完出来的企业代表普遍表情严肃,匆匆离开。

下午1点50分左右,“灵魂谈判”的老面孔、阿斯利康的黄彬现身会场时,还是笑着与周围人打了声招呼。

黄彬向大家招手 健识局摄

黄彬手里,拿着计算器。

药企纷纷前来探风,现场并不温和

上午9点,2021年医保谈判开始。酒店现场共设4个会议室,原则上半小时一场,上午共安排5场谈判。但健识局注意到,有的企业谈判时间有延长,直到中午12点50左右,仍有企业代表陆续走出。

健识局从谈完的药企代表处获悉:谈判现场安排了计时器,所有谈判都不能拖堂,晚出来的企业都是确定了在签约的。

根据现场识别,罗氏、GSK、诺和诺德、吉利德、恒瑞、石药、海思科、豪森、宜昌人福、扬子江、江苏艾迪、山东泰邦等企业在9日上午参与了谈判。

有药企对健识局表示,今年医保局在和企业沟通时,曾召开宣传会叮嘱各家谈判信息严格保密,不要对外透露,所以现场企业口风都很紧。

一些谈完愿意多停留一下的企业代表,往往会成为被“围堵”的对象。

“知道刚谈的是什么吗?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不好说。”

然后笑眯眯地说声再见。

今年,国家医保局只是向各企业通知了各自的谈判时间,并没有通知具体场次安排、种类分配等。所以在谈判室外等候的除了媒体、行业分析师等,还有很多是药企人士。一家中药企业就由副总和准入部门负责人前来“探风”。

健识局摄

一位企业代表说:“医保局不允许大家提前来,只要求提前半个小时入场。不过现在看,过来打探消息的企业并不算少。”他表示:网上流传的场次安排不大准确。

健识局在现场确认,第一天价格谈判的重点是化药。外界关注的PD-1被安排到了明天,而中成药、眼科用药等被安排到了第三天。

对于今年谈判的整体环境,一位药企人士表示,整体氛围“还行,不紧张”。但他坦言,由于去年没谈成,今年心里还是没底儿。对于网上盛传的“今年可能比较温和”的消息,该人士并不认同:

“我看了一上午了,九游手机游戏中心,你看这些出来的人的表情,像温和吗?”

续约须降15%,50万年费门槛确认

下午,默沙东、阿斯利康、东阳光、华东医药、歌礼等企业的代表陆续到场参加谈判。

在通过医保局“形式审查”的名单里,默沙东有多拉米替、多拉韦林等多款抗感染药物在列,今天谈判的重点主要是这几款抗感染药物,外界关心的“K药”则要在明天谈。

有企业谈判非常顺利

今年的医保谈判,K药等271个药品通过了“形式审查”。但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黄华波在进博会上表示:进入拟谈判环节的西药有110种。

并不是每个药都有机会坐到谈判桌前,一些品种为了能够“入围”,已经自行降了一轮价格。如70万一针的“天价药”诺西那生钠,就已经降到了55万元,以符合“50万元年治疗费”的谈判准入门槛。

有企业代表向健识局表示:50万元年费的限价的确是有的,主要针对高价的肿瘤药、生物药等。“一般品种到不了这个门槛”。

国谈品种很多都是独家,市场上没有“竞品”,所以谈判砍下的价格,实实在在影响了企业的收益。外界难以窥探今年的砍价整体幅度,但一些续约品种,不少企业还是有降价预期的。

一家中药企业人士表示:对于续约品种,国家医保局给了一条线,再度降价15%以上。如果降幅不到15%,就会走简易程序,等于被取消了资格。

按照安排,诺诚健华、再鼎等创新药企会在明天集中出现在谈判现场,创新药的谈判会更艰难。

下午5点半左右,银谷制药的代表谈完出来,直言“谈得不怎么样”。

此时,还有企业的代表在里面。规定的谈判时间早已过完,走出来的其他企业代表说:“里面企业在签约。”

文 | 古月、大卫

运营 | 莫羽汐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 

Copyright 2017 乐橙平台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